【无极5官网注册】驻比利时大使:关于病毒起源 政客声音远大过科学家

【无极5官网注册】【无极5官网注册】【无极5官网注册】

(原标题:中国驻比利时大使:关于病毒起源,政客的声音远远大过科学家声音)

【海外网4月28日综合报道】据中国驻比利时王国大使馆网站消息,2020年4月24日,驻比利时大使曹忠明接受比荷语《早报》(De Morgen)记者布鲁诺(Bruno Struys)视频专访,介绍中方支持比利时抗疫相关工作、中国复工复产情况,并就中国是否利用抗疫援助开展“口罩外交”、中国输比口罩质量问题、中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武汉订正相关数据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4月27日,该报纸及网页均刊登了采访内容。中文采访实录如下:

驻比利时大使:关于病毒起源 政客声音远大过科学家

1、问:中国在帮助比利时应对疫情、筹集医疗物资方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曹大使:中国与比利时两国政府和人民在抗疫方面一直保持相互支持与合作。习近平主席同菲利普国王就抗疫合作通了电话,李克强总理和维尔梅斯首相也互致了信函。中方有关部门同比方保持密切联系,特别是就比利时从中国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中国不少地方省市和企业、基金会也自发向比利时捐赠医用物资。这些都体现了困难时期两国团结协作的精神。我想强调的是,在中国抗击疫情的困难时期,比利时各界也曾向中方表达慰问并给予支持和帮助。

2、问:包括比利时在内的欧洲国家在向中国表示慰问和道义支持外,是否提供了捐赠等物质帮助?

曹大使:欧盟曾向中国提供过12吨疫情防控急需物资的援助,比利时作为欧盟成员国想必也有参与。比利时民间、企业和个人也向中方捐赠了部分抗疫物资。

3、问:使馆在协助比利时抗击疫情方面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曹大使:使馆在帮助比利时应对疫情中发挥了桥梁作用,主要做了三件事情:一是与比外交部、卫生部等部门沟通信息,保持对接,共同探讨疫情防控。二是向比卫生部提供了最新版的诊疗方案、疫情防控和旅行指南,联系中方专家为比方医护人员进行视频交流。三是协助比方解决防疫物资困难,主要是协助比方从中国采购口罩等医疗物资。

4、问:阿里巴巴基金会、马云基金会向比利时捐赠了一批医疗物资,使馆是否参与其中?

曹大使:阿里巴巴和马云公益基金会的捐赠是马云先生和基金会自己的决定,除比利时外,他们向世界很多国家都捐赠了防疫物资。我们也是从媒体上得知的捐赠消息。除马云基金会外,中国还有其他民间机构、基金会通过比驻华使馆或直接向比方捐赠物资,这体现了中国人民对比利时人民的友好情谊。

5、问:您提到的这些捐赠是在进行中的还是未来计划?

曹大使:一直在进行中,现在还有不少中国地方省市表示愿意向比利时提供医疗物资捐赠。就在今天上午我又获知中国一个地方省市愿意向比利时捐赠一定数量的口罩等防疫物资。

6、问:人们常说“危中有机”,您觉得这次新冠疫情是否让使馆与比王室、政府的合作以及中比关系变得更加强劲了?

曹大使:中比两国关系一直保持相互信任的良好状态。在此次抗疫合作中,双方相互支持也为两国关系增添新动力。愈是在困难时候,这种相互支持愈显珍贵。希望疫情之后,双方关系能迎来进一步的发展。

7、问:现在也有人对中国提供的帮助感到担忧,比利时情报部门也说中国正在开展“口罩外交”,所以我刚刚向您询问相互支持的问题。我们看到中国给比利时提供了大量捐助,有些人就很好奇中国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呢?这似乎也加重了我们对中国的依赖。

曹大使:你在采访开始时说你问的问题会很直接,那我也愿意直截了当地回答你。所谓“口罩外交”完全是一个伪命题。正如我前面说的,在中国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欧盟及相关欧洲国家向中方提供了宝贵援助,现在欧洲正在全力应对疫情,我们向欧洲国家提供支持和帮助是出于投桃报李的情义,没有任何政治意图,所以担忧是完全没有必要。欧盟向中方提供援助的时候我们也没说欧盟在实施“口罩外交”,对愿意提供帮助的人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显然是不公正的。

我还想补充一点信息,从中国进入比利时的医疗物资绝大多数是比政府从中国采购的。相较于采购的物资,中国地方政府和民间的捐赠只占了一小部分。

8、问:现在一些报道说从中国采购的医疗物资出现质量问题,我得到消息称您甚至为此给菲利普国王写信。您作何评论?

曹大使:我向菲利普国王的致信与口罩质量没有关系。关于口罩质量问题,我需要明确一下,自疫情发生以来,比方从中国进口了许多医疗物资,应该说出现问题的只是极少数。其中既有中欧医疗产品标准不同造成的误会,也有采购渠道的问题。4月1日后,中方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对出口医疗物资的管理和规范,希望今后这种产品质量问题能尽可能避免。

9、问:中国等亚洲国家与欧洲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上是不同的,您怎么看待比利时的抗疫?有哪些领域比利时可以做得更好?

曹大使:新冠肺炎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疫情发展蔓延速度很快,其复杂性和防控难度也超出人们预料,对各国而言都是挑战。中国等亚洲国家遇到疫情早一点,我们在应对中形成了自己的做法和经验。当然,我们也看到比利时政府在应对疫情中做了很大努力。作为在比利时工作生活的人,我们希望疫情尽快得到控制,大家能够在安全的情况下恢复正常工作和生活秩序。

10、问:我们注意到亚洲国家政府普遍建议民众外出或去超市戴口罩,但欧洲人并不习惯戴口罩,政府也没有要求民众戴口罩,您觉得在这一方面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采取行动,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曹大使:中国人及很多亚洲人对于戴口罩是很容易接受的,因为我们认为口罩在预防新冠病毒等传染病中是有效的。所以疫情期间,中国的民众基本都戴口罩。但正如你所说,欧洲对口罩作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过程,我看到近期不少比利时专家也认为口罩对于预防病毒传播是有作用的,特别是下一步比利时采取逐步“解禁”措施后,我相信口罩将被更多人所接受。中国有一位知名的医疗专家表示,“口罩是社交距离的延伸”,我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

11、问:疫情会使中比关系更加紧密,但对中美关系是否会产生不一样的影响?您认为疫情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之间的关系?

曹大使:中方一直高度重视中美关系,中美都是世界上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双方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我们希望美国正确看待中国的发展,中国政府始终把改善人民生活、增进人民福祉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们无意挑战美国也不想取代美国。希望美国政治家站得高一些,跳出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

面对新冠病毒这一人类共同的敌人,面对当前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衰退的危险,中美两个大国更应该展现大国的担当,以实际行动为世界应对疫情注入信心和正能量。我们应该支持世卫组织在抗疫斗争中进一步发挥作用,而不是削弱世卫组织。希望美国在抗疫斗争中与中国保持更多的合作,而不是攻击中方,扩大分歧。

12、问:美国决定从世卫组织撤资,而中国却加大了对世卫组织的支持力度,刚刚宣布要再向世卫组织捐款2800万欧元,有人说中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力过于强大,这也是美国宣布撤资的原因。您怎么看?

曹大使:世卫组织在协调各国抗击新冠疫情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当前抗疫关键时刻,各国都应支持世卫组织发挥积极作用。我们看到在美国宣布中止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后,欧盟等已经表示将继续支持世卫组织,这是正确的做法。对包括非洲等公共卫生应对能力薄弱的发展中国家而言,世卫组织的指导和帮助尤其重要。对世卫组织的削弱也是对这些国家的伤害。正因为基于上述考虑,中方决定在前期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的基础上,再增加3000万美元捐款,希望世卫组织在协调全球抗疫中发挥更有力的作用。当然,不仅是中国,根据媒体报道,英国、沙特等国也宣布进一步加大对世卫组织的支持。

13、问:我注意到疫情在比利时刚暴发的时候,您举办了一场记者会,当时您说各国应慎重采取限制旅行的措施,避免过度反应。两个月后,当我们回头看时,您不觉得欧洲国家的反应是不充分的而非过度?

曹大使:此次疫情在很多方面超出了人们预料,包括其发展速度和影响范围,都是我们在当时很难估计到的。我想当时你在参加记者会时也没有想到比利时及欧洲的疫情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

14、问:疫情传播速度出乎意料地快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从中国得到的信息是不完全准确的吗?

曹大使:这种说法完全是不对的。疫情暴发以来,中方一直及时、透明地向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我们的信息,我想向你列举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1月3日,中方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出现不明原因造成的发烧病例。1月4日,中美疾控中心首次就此通话,向美方通报信息。1月11日,中方与世界各国和世卫组织分享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正是因为有了中方提供的基因组序列,美国、欧洲等国家开始研发测试试剂和疫苗。直到今天,中国有关部门每天都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最新病例数据及科研和诊断治疗等方面的最新进展。

1月23日中方对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实施“封城”措施,关闭离汉通道。这一举动当时震动了全世界,凸显了疫情的严峻性及中国政府的决心,我想这一信号是强烈的。在武汉“封城”时,在中国之外只有9例病例。2月2日比利时出现首例病例,是从武汉撤侨回来的比利时籍公民,经过14天的观察后康复出院。可以说,中国发生的疫情对其他国家几乎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从武汉“封城”到欧美疫情大暴发有一个多月时间,完全有时间做充分准备,但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准备的。

15、问:您是否在暗示他们做得准备不够?

曹大使:至少可以说明欧美疫情大暴发并不是中国预警不及时,我想说的是中国的信息通报始终是公开、透明的,我无意去评论各国抗疫工作,这也不是我的职责所在。

16、问:我同意您说的武汉封城向外传递了比较强烈的信号,大家应该意识到其严重性。但是从欧洲国家来看,我们认为这是威权政府的一个做法,也可能是因为这一原因,我们低估了事态的严峻性。欧洲很难采取像武汉那样的“封城”举措。但就您说的中国数据的透明性,我有些疑惑,中方的数据也并不总是透明的。4月1日,武汉还修订了新冠疫情有关数据,死亡人数增长了50%。

曹大使:各国根据本国情况采取不同的防控措施是可以理解的。当然我们面对的是同一种病毒,它对各国民众的攻击能力是一样的。如果不采取坚决的措施,病毒造成的影响将会更大。很多专家都说疫情控制的程度和采取措施的有力程度是正相关的。

中方及时订正并发布死亡数字,正说明我们完全是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进行数据统计,也体现了我们对每一个逝去生命的尊重。疫情初期,由于医院超负荷运转,医务人员忙于救治,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迟报、漏报的现象。所以武汉在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专门成立了涉疫大数据与流行病学调查组,进行详细和逐一排查核对。如果不修订的话,反而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觉得这种情况不值得奇怪。

此外,各国在统计方式上也存在差异,如要不要统计医院以外的死亡病例?我们注意到比利时是纳入统计的,所以死亡病例数比别的国家要多一些。

17、问:但是我们注意到武汉的骨灰盒销售达8500个,而中国官方报告的死亡数字是3800,这其中的差距是非常大的,该如何解释呢?

曹大使:上次一位比利时记者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因新冠肺炎造成的死亡只是正常死亡人数的一部分,因此骨灰盒数量与疫情造成死亡的人数没有必然联系。我得到的信息是,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武汉市每个月平均正常死亡人数是5000人左右。

18、问:《柳叶刀》杂志有一个研究说在今年2月的时候,真实的感染人数要比官方数字高出4000,为什么当时没有修订数字?

曹大使:你提到的《柳叶刀》的报道我不了解。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始终是以公开、透明、负责任地态度每天发布新增确诊病例数、死亡数等,这些数据是通过各个医院实时上报,由国家卫健委严格汇总得出的,是完全可信的。如果只是通过某种模型或其他方式的推测,不能代表真实情况。几个星期前,我也听到有比利时专家说当地实际感染人数是政府公布数据的10倍,我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还有些国家甚至连官方的数据都没有,只有某所大学每天公布相关数据。

19、问:疫情刚刚暴发的时候,世卫组织和很多的国家都在淡化疫情严重性,否认其将有发展成全球性大流行的风险。一些国家甚至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不过是一次流感。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是跟中国瞒报数据有关,您怎么看?

曹大使:这完全是不正确的说法。新冠病毒是一个全新的病毒,在此之前我们对其一无所知,直到今天我们也没有完全了解它。各国政府和世卫组织是根据有关规则和要求来与民众进行信息沟通的。

正如我刚才所说,中方发现新冠病毒后,就及时向世卫组织和各国通报了有关信息,并分享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各国完全有时间应对疫情的暴发。然而即便在武汉实施“封城”后,仍有国家认为新冠病毒只是普通流感,与中方的举措形成鲜明对比。现在疫情在全球蔓延,一些国家把责任推给世卫组织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20、问:您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坚称这个病毒只是流感呢?

曹大使:那你需要去问这些国家的相关人士为什么这么说。从中方来讲,我们高度重视疫情,及时采取措施并向各国通报,中方尽到了自己的责任。现在有些国家指责中国,是企图把自己应对不力的责任转嫁给别人。我想说,丑化别人并不能达到美化自己的效果。

21、问:我想之所以外界会有这样的质疑部分原因是中国的数据不透明吧。李文亮医生12月底就发出了预警,但是随后警方找到了他,认定他的行为是违法的。这是否证明了中国早期的数据确实不够透明?

曹大使:李文亮医生是一名好医生,他非常敬业,对于他及各国奋斗在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不幸逝世我们感到十分悲痛。实际上李文亮医生并不是第一个报告新冠病毒的医生,在李文亮医生通过微信群分享信息之前,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主任已于12月27号上报相关情况,湖北省武汉市疾控系统已经开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了。对于如何发布一种新病毒,各个国家有自己的规则,但基本上都是由疾控系统来发布信息的。

22、问: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分享信息难道不是言论自由吗?

曹大使:他分享信息确实说明他是一个尽责的医生。但正如我刚才所说,面对一种新病毒,应该由一个国家的疾控系统来发布,医生的职责和疾控中心是有区别的,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23、问:一些非政府组织说,在疫情最初暴发的时候,中国因为传播疫情相关信息逮捕了5000人,这是不是能够说明就疫情而言,中国没有言论自由?也因此浪费了更多时间?

曹大使:你说的信息来源我表示怀疑。现在互联网上类似的假消息很多。我认为作为一个严肃媒体,应该要注意甄别。

24、问:刚才提到的消息来源是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这三家媒体在我看来是比较可靠的媒体,他们的驻华记者最近被驱逐出境了。在疫情期间发生这样的事情您怎么看?

曹大使:你提到的三家美国媒体驻华记者的事情,建议你进一步了解事情的根源。中方对有关媒体记者采取的措施是对美国政府对中国驻美记者采取措施的反应,最先采取措施的是美方。

25、问:但是中国官媒说,他们之所以被驱逐,是因为他们对疫情的报道。

曹大使:我建议你去查一下美国国务院和相关人士是如何对中国驻美记者采取措施的,这是问题的根源。

26、问: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人说这个病毒是从武汉的实验室里泄露的,您怎么看这样的说法?

曹大使:关于病毒溯源的问题是严肃的科学问题,任何说法应该有科学证据,而不是主观推断。最终结论应该交给科学家研究并得出。但我们发现在一些国家,政客在病毒起源问题上的声音远远大过科学家的声音,甚至有意忽视科学家的声音,这是不正常的,背后明显有政治考虑。世卫组织发言人不久前表示,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而不是经实验室人工干预或制造出来。很多国际权威医学专家,包括比利时病毒学家安德烈(Emmanuel André)也表示,新冠病毒具有自然属性,应该是来自自然界,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这种病毒是从实验室里传出的。

27、问:但您的同事、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说新冠病毒可能是去年10月武汉举行军运会的时候美国带过去的,这是中国官方立场吗?您也是这样认为吗?

曹大使:我们认为病毒溯源问题还是应该交给科学家来研究。中国驻美大使已就相关问题回答了美国记者提问,你可以参考他的说法。

28、问:曾有谣言说武汉来比演出的艺术团带来了新冠病毒,您怎么看?

曹大使:这个消息更加荒谬,正如你所说这完全是个谣言。今年1月16日,武汉艺术团来比利时列日参加春节巡游活动,并于1月19日离开比利时返回中国,无论是来比之前还是回到国内后,他们的身体都是健康的。我们通过使馆网站公布了相关消息,并及时通报了列日市。比利时疫情蔓延发生在狂欢节和春假后,跟武汉艺术团毫无关系。

29、问:随着武汉解禁,中国各地都恢复了正常生活,请问武汉和中国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曹大使:武汉不久前正式“解封”,生活秩序正在恢复正常。对一个经历76天“封城”的城市来讲,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应该向武汉人民表示敬意。中国的新冠疫情防控阻击战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我们基本控制了疫情,但还不能掉以轻心,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压力还比较大。

在严格管控疫情的同时,我们要抓紧复工复产,这对国家经济社会的恢复和运转也是一个重大任务,这方面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据我了解,比利时在华投资的企业,如优美科、优时比、索尔维等工厂已经复工复产,这是个好消息。

疫情是全人类共同的挑战,一国取得成功并不算最终的成功。中方在做好自身防控的同时也愿意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战胜疫情。希望包括比利时在内的欧洲国家与中国一道支持世卫组织在应对疫情中进一步发挥作用。

【无极5官网注册】【无极5官网注册】【无极5官网注册】
【无极4】
免费提供无极4下载,无极4登陆,无极4互联网新闻!!!

标签: 【无极5官网注册】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无极4】

上一篇:【无极5注册平台】荷兰驻台机构
下一篇:【无极5注册】武汉:25万个企业岗位迎接高校毕业生就业

发表评论